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ender-Equality

武汉大学诊所法律教育研究中心反性别歧视项目组,致力于促进性别平等,消除性别歧视!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诊所法律教育研究中心“反性别歧视”项目组。 The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Clinical Legal Education “Anti-Discrimination” Project Group

将社会性别视角纳入司法审判  

2009-01-10 01:45:58|  分类: 反性别歧视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审判家庭暴力导致妇女以暴制暴的案件中,如何用社会性别的视角看待妇女长期遭受家庭暴力、多方求援无果铤而走险的事实,如何考虑以暴制暴妇女服刑后家庭老人孩子的利益保护,如何通过人性化量刑给予以暴制暴妇女缓刑和假释的从轻判决,是对追求男女平等、用科学发展观统领司法实践的考量。近日,中国反家暴网络、陕西省妇联、陕西省法学会婚姻家庭研究会、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西安联合召开中国法学会反家暴网络成员区域家庭暴力引发妇女犯罪刑罚适用研讨会,就此进行深入研讨。

受虐妇女综合征现象值得关注

这次研讨会聚集了北京、青海、宁夏、黑龙江、内蒙古、河南、湖南、河北、陕西等10多个省市的专家学者、法官及妇女工作者。他们用各自掌握的数据指出,在家庭暴力中,95%是男性对女性的暴力,家庭暴力导致妇女以暴制暴案件呈上升趋势。据陕西省女子监狱对女服刑人员暴力犯罪统计,此类案件2005年比2004年上升324%2006年又比2005年上升3214%。不少专家指出,法院在审理这类案件中缺乏社会性别视角,忽略受虐妇女综合征,忽略妇女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的事实,忽略社会对家庭暴力干预力度不够、受虐妇女在求助无果绝望时走上犯罪道路的过程,而是就案情说案情,重结果不重因由,导致司法表面平等而事实不平等。

许多参会者认为,夫妻间的特定关系决定着这类犯罪的特殊性,因此审判时需特殊对待。在我国现实社会中,因受父权制影响,家庭对女性施暴被普遍看成是男性的权利,不少地方流行诸如清官难断家务事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等俚俗语,就是这种社会意识的最好注脚。专家们认为,家庭暴力具有持续性,施暴者会因不同理由,在不同时间多次或长期对妻子不定期施暴;家庭暴力隐蔽,多发生在夫妻共同居住的场所,难为外人知晓,被认为是男女隐私和家丑不可外扬;家庭暴力存在多样性,既包括对受虐妇女的肉体折磨,也包括精神上的折磨。

所有参会者都认为,家庭暴力是对妇女人权尊严的侵犯,是严重的犯罪行为,是男权观念强加于女性的不平等关系。法官审理因家庭暴力升级、妇女求助无果以暴制暴案件时,应该考虑家庭暴力在其中所起的关键作用,用受虐妇女综合征的全新理念指导,将这类案件与普通案件区分开来。

受牵连最大的是老人和儿童

陕西省女法协和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对以暴制暴服刑妇女的调查发现,这类案件受伤害、受牵连最大的是老人和儿童。接受调查的服刑妇女犯罪前多是家庭的顶梁柱,担负抚养儿女、照顾老人的重担,由于犯罪服刑,老人孩子往往无人照管。

陕西省女法协通过对分布在全省23个县、32个乡镇的32名女服刑人员家庭的调查,发现她们共有子女69人,都是父亲被杀、母亲入监的孤儿。他们在母亲进监时为18岁以上成年人的只有5人,占724%;为18岁以下未成年者64人,占9276%。至20086月,他们中有3人在上技校,8人被社会福利机构代养,8人在校就读,41人辍学外出打工,或在家帮大人干点家务、农活,或外出流浪。有兄妹俩,哥哥16岁、妹妹14岁,母亲判刑后双双失踪,村里人都不知他们的去向;一个女孩由外祖父抚养,患病卧床无钱医治;一个孩子母亲判刑时仅一岁,在亲友帮助下送人。

在这类案件审理中,法官缺少社会性别视角、对家庭暴力概念陌生的问题比较突出。陕西榆林的一位法官反思,上世纪80年代该地区不少法官在判词上常以家庭琐事概括和淡化家庭暴力,将这类案件按一般刑事案件对待。

呼吁对以暴制暴妇女从轻处罚

纵观以暴制暴犯罪女性,大都没有犯罪前科,长期生活在家庭暴力环境里。她们或面临施暴者的死亡危胁求助无门,或为保护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激愤杀人,在狱中背负着沉重的悔恨和愧疚,牵挂着老人和孩子,认真服刑改造。但她们大多量刑很重。

近年来,随着反家暴力度的加大,对这类犯罪妇女已经有了从轻判决的先例。专家们认为,从轻判决可降低行刑成本,节约司法资源;可以实现奖励兑现,有利于向服刑人员宣传法律的平等性、权威性;有助于维系家庭民主、和平与稳定,减轻社会负担。据介绍,内蒙古、河北、陕西等多省法院不同程度地实施减刑策略,河北省女监曾对以暴制暴服刑人员中的9人减刑假释。这些妇女回归社会后,都没有出现任何危害社会的问题。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中国反家暴网络理事会主席陈明侠认为,性别问题是人类最基本的问题,家庭暴力是比任何一种暴力更为严重的犯罪,是对妇女的人权和尊严最严重的践踏。封建社会男子把妇女当成是自己的私有财产,因此男人打女人别人不得干预,这样的封建性别观、道德观流毒深广,直到今天许多问题还是一沾上性别解决起来就有了难度,原因就在于反对家庭暴力等于是在动摇父权制的根基。家庭暴力是许多妇女致残、致死的主要原因,毁灭了受虐者对社会、对他人的信任,所以反对家庭暴力就是为了建立男女平等的和谐社会。要创新司法审判,用性别视角、最大限度地为妇女儿童争得权利。

与会者呼吁将社会性别理念纳入司法审理,关注受虐妇女综合征;呼吁国家出台《家庭暴力量刑指导手册》,为法官审理此类案件提供统一量刑标准;呼吁修改完善正当防卫认定条件,为以暴制暴妇女寻找减刑依据;呼吁对警察、法官、检察官进行TOT社会性别培训,使他们时刻牢记救助妇女儿童。(出处:中国妇女报2008-10-09   作者:孙央丽 上官云飞 朱谦)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